Matthew

一份假的米切尔皮解

我又在西岸的海边看到奥尔科特。她抱着资料,走得很快。天气很热,却始终没有拿下披肩。







于是我喊道:“奥尔科特小姐---”并停止脚步向她挥手,她短促的“啊”上一声,果然回头看到我。







起先我透过圆形的眼镜,捕捉到她眼里的一丝惊恐。她的神色复杂,看到我,似乎是有些高兴,但又不好表达。她好像叫了声“兰萨姆先生”,但空气中热浪滚滚,没有传达她的为难。





现在我身处的位置,是太平洋西岸的高级度假区。这个组合,明确的一点是非常有钱。奥尔科特形色匆匆,或许组合的高层目前驻扎在此。





我她走去,打算简短地打个招呼。这不是人之常情吗?





奥尔科特的眼中又露出惶恐的神色。那么温暖可爱,让人无从意识危险。



此时我还是一个普通人的思维,并把奥尔科特当作一个普通的小女孩,直到有人向我的背部重击,随后昏昏沉沉的。奥尔科特消失的无影无踪,而我陷入了酣睡。



我是谁?





我是组合的无名小卒,并没有特殊能力。我的所有微不足道的技能,全部来自孜孜不倦的学习。大学毕业后,接手了家族的产业,并为了维持这份产业费尽心思。







至于为何与组合成员有所牵连,是曾有几次,出于无奈、抑或有些冒险精神的缘故,在大额的交易中,耍了些小手段。被这个组合知道后,没有费什么事,我便成了一名边缘的廉价劳动力,负责处理些无关紧要的书面上的工作。







由此可知,我并不为组合卖命,因此不存在忠臣,反而是一种吃瓜群众的好奇。尔科特,在我目睹的一次会见中,纽约位高权重的资本家谦恭的向她行礼,我看见那位老者似乎快要哭泣。奥尔科特,奥尔科特一脸的惶恐,手微微颤抖着,想要安慰他,竟然不知所措。







于是我十分好奇。